1. 首页
  2. 大文娱

唱鸭破壳,为Z世代而生

作者 / 速途网 李楠

今年6月,阿里巴巴宣布对组织架构进行升级,其中“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尤为引人关注。在此后的半年中,创新事业群对外发声并不多,更多人对其的认识还停留于“明星产品”天猫精灵,但实际上内部已经创新出超过十个产品,弹唱神器“唱鸭”、印度短视频“Vmate”以及“夸克搜索”都已经在各自的赛道开始闪耀。

唱鸭破壳,为Z世代而生

从行业的角度来说,近一年各大厂都开始孵化新的面向年轻人的App,争取这群未来消费者的时间,而创新事业群的重组也标志着阿里巴巴成功站在了起跑线上。那么,创新事业群这半年做的到底怎么样?孵化的这些产品又是否赢得了年轻人的青睐?近日,速途网等多家媒体采访到了唱鸭App的负责人李阳,他讲述了唱鸭App的创新故事。

唱鸭破壳 “俘获”95后

如果没有唱鸭的出现,恐怕在版权斗争日益激烈音乐市场中创业者们已经没有了可供选择的赛道,也就无法照顾到众多年轻人没有一款较为成熟的App去创作音乐的个性化需求。

图:唱鸭App负责人 李阳

但如果你认为唱鸭App的负责人李阳本身是一个爱玩音乐的人,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事实上,李阳于2012年加入UC后一直负责海外产品,即UC浏览器海外版等产品,2018年后李阳回到国内开始负责唱鸭。在他看来,尽管海外业务成绩亮眼(资料显示,目前UC的产品矩阵在印度成为继Facebook、Google之外的第三大生态型互联网应用平台),但产品矩阵所服务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同胞,回到国内做产品开发感觉更好些。

同时,之所以能够做出唱鸭App,也源于李阳确实看到了音乐赛道存在的机会以及用户行为习惯发生的变化。从在线音乐行业来说,如今花在版权交易上的资源远远多于对产品和生产制作的投入,这导致了音乐App在版权之外创新乏力。

从用户需求侧来看,目前听歌的需求已经被充分满足,但带有社交性质的唱歌需求还存在机会,而更重要的是用户的泛创作需求一直被忽略。李阳表示,与几千万的付费听歌用户相比,有创作需求的用户数量已经过亿,因此在帮助普通人参与到音乐创作这件事上,新产品依然有非常大的机会。

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唱鸭App正是通过能够让年轻人在其中自由自在的泛创作,而“俘获”了众多95后用户。数据显示,唱鸭App里95后用户占比达到90%,且月活跃用户保持月均超 180% 的增幅。而唱鸭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离不开李阳对于95后消费音乐方式变化的洞察。

在他看来,95后消费音乐方式有三点变化。首先,95后接触音乐的渠道更加多元化,短视频进一步改变了他们对音乐的认知;其次,用户的音乐基础能力有了显著提升,具备了创作音乐的条件;最后,个人兴趣被互联网放大,小众领域的音乐类型拥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在唱鸭App不断满足年轻人玩音乐需求的同时,李阳也有他的担忧,他担心唱鸭App会成为用户伴奏的工具,用户在其中只是简单谈谈,但唱鸭App的用户们消除了李阳的忧虑,目前唱鸭App内已经拥有非常多的原创内容,并且唱鸭App的用户还会不断完善这些原创,目前唱鸭App的音乐社区里已经形成一种交叉学习又相互借鉴的氛围。

事实上,在唱鸭App上线后,已经出现了音乐人在短视频平台上使用唱鸭的片段。今年火爆的现象级歌手“隔壁老樊”以及冯提莫等都曾展示过。

唱鸭破壳,为Z世代而生
图:隔壁老樊在生日时用唱鸭App弹唱《年轮说》
唱鸭破壳,为Z世代而生
图:冯提莫使用唱鸭App清唱

所以,唱鸭App到底是什么?如果从logo来看,它首先是一个弹唱神器,但如果从产品形态上来看,它已经超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App们的工具属性,正在成为那些爱玩音乐的年轻人的聚集地。而这种超越,也是阿里重组创新业务事业群后最想看到的结果。

成长不易,唱鸭路远

唱鸭App能够“俘获”年轻用户并非易事,在各大厂都开启“App制造机”模式的当下,内部对于孵化创新的越来越重视,同样忍耐度也越来越低,大家都希望能够快速看到新产品的未来,以及它能否真正为年轻用户提供价值。

唱鸭破壳,为Z世代而生
图: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战略投资负责人邓兆俊

阿里巴巴也不例外,据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战略投资负责人邓兆俊介绍,今年偏文娱和用户侧产品的创新项目有20个左右,成功率在50%左右。在他看来,阿里比较注重“从0到1”,控制好了0到1,1后面的产品生存情况都会挺好,同时每个季度都要复盘,衡量用户价值达成程度,每三个月都有一个考量,第一个三个月和第二个三个月是最难过的,就是半年的期限。

同样,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能够跑出唱鸭App、Vmate以及夸克等明星产品,也离不开阿里内部的管理方式。

“所有互联网都在跑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这个形式,我们算是跑的比较成功的!”邓兆俊表示,之所以用OKR代替KPI,是源于KPI是数字,如果产品经理过于关注KPI,就会忘记洞察用户价值。而具体到OKR上,阿里将“O”(Objectives)全设定在洞察和解决用户价值的过程中,而KR(Key Results)具体到唱鸭App来看,则是让年轻人通过弹唱工具创造更新更好的音乐产品出来。

能够在如今格局似乎已定的市场中交出不错的成绩,一方面得益于阿里巴巴内部不断升级的管理方式,另一方面则是李阳自身信念的强大。据他讲述,阿里内部做创新项目的同学大多来自于成熟项目,突然做新的项目的时候对于自己能力的判断会有偏差,在反思的时候会很难受。

李阳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去思考做一个创新项目和原来成熟项目最大在差别在哪里,在这之中帮助他走出困难的是信念上的强大,另外就是把难受的感觉转化为分析自己的优劣势,克服过去。

现在我们再回头审视唱鸭,在度过了最艰难的起步阶段,它正在降低95后、00后们音乐创作的门槛,而唱鸭要想留住这些即将成为社会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们,也需要让他们看到长期价值。

在速途网对唱鸭App的长期观察中,发现其在拥有工具性质的弹唱功能外,用户之间还可以相互关注,成为彼此的粉丝,从而更加方便看到某一用户在唱鸭展现的音乐才华和态度,而用户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创作交流,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着唱鸭成为一个UGC的短音乐的社区。

速途网看到这些,尝试性向李阳提出了“唱鸭App未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造星的平台?”的问题。李阳在回答中展现了其谦逊的一面,他认为唱鸭App目前还是要为有能力创作的用户提供更便捷的工具,然后才会有内容,当一些创作用户在唱鸭这个UGC社区里浮现出来的时候,团队会对他们进行下一步运营或支持,帮助他们把内筒做得更好。

对于速途网较为超前提出的“造星”,李阳称还是要分阶段有重点地一步步来,目前还是一个小团队,希望每个阶段解决当下的问题,之后再综合发力。

其实,速途网提出这个问题看似“有些远”,但实际上却是很现实的问题。对于95后、00后来说,他们对于一款App的兴趣留存时长可能比80后、90后要短的多,因为相比于80后、90后已经拥有成熟的互联网产品,95后、00后无限创意还无法被某一款App放大,这也是各个大厂在近一年纷纷变为“App工厂”的原因所在,大家都在不断尝试推出最新的可能与年轻人行成共鸣的App,以将他们的兴趣、行为变为可参考的数据,以在Z世代中树立权威的形象。

后记

2003年,支付宝的出现开启了移动支付的先河;2009年,阿里云的成立让阿里成为国内最早布局云计算的平台型企业;2016年,阿里提出新零售,揭开零售业数字化革命的大幕。在阿里巴巴发展的20年间,拥抱变化已经成为其最独特的DNA。

在唱鸭App负责人李阳最近的一条朋友圈中,他说到,做业务战略更强调的是找到不变的客户价值,用创新变化的手段服务它。速途网希望,唱鸭App可以打开Z世代的世界,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能够真正让年轻的想象被看见。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1. <mark id="gwmp8"></mark>

        <listing id="gwmp8"></listing>

          <blockquote id="gwmp8"></blockquote>
          <blockquote id="gwmp8"><u id="gwmp8"><acronym id="gwmp8"></acronym></u></blockquote>

              <meter id="gwmp8"></meter>
              北票市| 寿宁县| 福州市| 荣昌县| 岳阳市| 庄河市| 伊吾县| 绥芬河市| 木里| 敖汉旗| 诏安县| 彭泽县| 木兰县| 乐亭县| 庄浪县|